• <strike id="2os6n"><video id="2os6n"></video></strike>

          <code id="2os6n"></code>
          <tr id="2os6n"></tr>
            歡迎訪問贛州稀土礦業有限公司官網!
          搜索:

          稀土交易平臺競價模式或行不通

          發布時間:2023-07-13 【字體大?。?a onclick="doZoom(16)" style="cursor:hand">大
            掛牌日期已經確定,正式運營尚需過程
              包頭稀土交易平臺8月8日掛牌已經確定,但正式開業運營還需要一個過程。目前該交易平臺在交易模式和定價機制上還存在爭論,而且工信部最近要求稀土協會也要進入該交易平臺,這在之前是沒有提出的,無疑放緩了該交易平臺的成立流程。
              有知情人士告訴記者,因為《稀土指令性生產計劃管理暫行辦法》的存在,稀土產品即便進入稀土交易平臺進行交易,也不可能進行充分的買賣,競價模式是行不通的。
              框架已定
              中國稀土交易平臺落戶包頭已經沒有任何疑問。
              包頭稀土行業內的知情人士向記者透露,該平臺名稱為包頭稀土產品電子交易所,將于近期掛牌。這段時間,各方面主要在討論如何定價、如何運作等核心問題,目前仍存在爭議,還沒有最后敲定下來。
              該知情人士透露,工信部對此非常重視,包頭方面最近一直在和工信部積極溝通,及時匯報該交易平臺的情況。
              早在2011年5月,包鋼稀土(600111,股吧)曾發布公告稱,公司收到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政府下發的《關于組建包頭稀土產品交易所有關事宜的批復》,同意包頭市組建“包頭稀土產品交易所有限公司”;由包頭市盡快組建以包鋼稀土和內蒙古高新控股有限公司為主體的企業法人,開展稀土產品交易相關工作。
              目前,包鋼稀土已聯合占全國稀土生產、貿易總量90%的十幾家中央及地方骨干國企,組建全國唯一的稀土產品電子交易所,大體框架已經建立起來。
              近年來,為保證稀土行業健康發展,中國出臺相關措施密集較高:先是為了避免過度開采對環境的破壞,商務部、國土部對稀土出口采取了一定限制,并每年發放稀土配額,避免稀土賤賣;之后工信部牽頭成立稀土協會,更是希望規范行業健康有序發展,現在提出要謀劃稀土交易平臺,也被外界解讀為意在增加稀土價格定價權。
              統一定價難
              對于為何將稀土交易平臺放在包頭?包鋼稀土一位內部人士告訴記者,包頭在稀土行業的地位毋庸置疑,而且包頭的稀土整合工作做得比較扎實。
              有數據顯示,包頭市稀土元素工業儲量占據中國的87%和出口量的50%左右,包頭市的動作在業內舉足輕重。
              上述知情人士也表示,目前稀土整合工作已經進入到了關鍵期。
              按照內蒙古自治區相關文件的規定,包頭稀土產品交易所經營范圍不得包含“大宗商品中遠期交易、大宗商品中遠期交易市場管理、倉單交易”。
              這意味著,包頭稀土產品交易所即便組建起來,也只能開展現貨交易,不能開展中遠期類期貨交易。
              據記者了解,目前稀土相關產品的交易多為買賣雙方單獨交易。通過報價、討價、還價直接達成交易,交易價格并不公開。目前市場上的稀土產品價格,主要是由第三方信息采集機構通過向交易雙方詢價統計出來。
              但這樣的做法容易讓買方企業實行壓價策略。
              國外買家經常會通過拿著一張訂單向多家出口企業詢價的手段來壓低價格。贛州一家有稀土配額出口權的企業負責人曾向記者表示,外方經常利用這個辦法來壓價,公司在其他企業的壓價競爭中,也不得不降價出售稀土,這使得中國企業根本不具備議價能力。
              工信部的數據顯示,2002年至2005年,美國一個公司測算,美國當時生產1公斤稀土大概需要2.8美元的環境成本,但中國是5.6美元的環境成本。而中國當時的稀土售價是每公斤5.5美元,遠低于環境成本。
              即便是進入到稀土交易平臺,現貨交易的價格仍然較難確定。
              山東一家稀土冶煉企業技術部門的中層告訴記者,不同的技術使得不同冶煉廠家的稀土產品規格不同,比如鐠釹金屬,不同廠家鐠釹金屬中鐠和釹的含量就會有所不同,價格也有較大差別。
              “即便是同一種稀土品種,南方和北方公司生產出來的價格也不會一樣,因為稀土本身就含有多種元素,每個地方的稀土元素含量是不一樣的。一些產品每噸最高能差到數千元到數萬元。”上述山東這家企業的中層說。
              追求價格話語權的再嘗試
              工業和信息化部副部長蘇波曾表示,通過這個交易平臺,使稀土的價格能夠完全在市場競爭當中形成,不斷地規范稀土的市場價格體系。
              上述知情人士稱,未來不排除吸引外國相關企業進入該交易平臺。
              相比較于鐵礦石等資源,稀土的價格事實上并未有較大漲幅。
              相關數據顯示,2000年至2010年,這10年間稀土的價格上漲了2.5倍,但是同期的黃金、銅、鐵礦石的價格上漲了4.4倍、4.1倍和4.8倍。
              有專家表示,雖然我國是稀土生產大國,但一直以來稀土價格沒有真實反映其價值。此前,我國稀土銷售較為散亂,各廠商互相壓價,擾亂了全國稀土原料市場,給了國外廠商以可乘之機。
              數據顯示,稀土價格長期在國際市場上低位徘徊,自1998年稀土產品出口配額制度實施以來,中國稀土出口量增長了10多倍,但價格卻降低了1/3。
              商務部國際市場研究部副主任、研究員白明曾公開表示,建立統一的稀土交易平臺,可以使資源有效整合,有利于稀土價格形成的透明化,過濾掉價格形成中的不必要因素,給企業生產一個穩定的預期,使稀土生產效益最大化。此外,我國雖是稀土生產大國,但稀土定價方面還比較薄弱,建立稀土交易平臺可以加強在稀土領域的定價權。
              有專家表示,這是一個積極的嘗試,特別是在目前稀土整合大潮中,上述中心的建立可以加速行業競爭的轉變,加快話語權回歸。中心一旦建成,通過標準規范的交易模式和公開透明的信息發布避免暗箱操作,從而在交易中發現稀土資源的真實價格,將有助于建立一個國際市場認可的透明的定價機制。
              上述山東冶煉企業的中層也表示,交易平臺最好能夠把稀土品種分得更為詳細一些,通過不同的價格可以體現出企業的冶煉水平和技術能力,有助于淘汰落后。